中新網南京12月12日電 題:南京大屠殺史學者:喚醒塵封記憶 祈盼和平永存
  作者 楊顏慈
  1937年12月13日,日軍攻占南京,開始持續6周的大規模屠殺、燒城、搶掠。然而很長的時間內,卻鮮有人知曉,“300000”對於南京,究竟意味著什麼。
  塵封了半個世紀的歷史,直到1985年之後,掩蓋真相的塵埃才逐漸揮散。
  為喚醒冰封許久的“南京記憶”,南京大屠殺“建館、立碑、編史”工作全面展開。學者們30多年的奔走、研究自此啟程。
  高興祖、徐志耕、張憲文、孫宅巍、張連紅、經盛鴻、張生、王衛星……在一批學者努力下,歷史的輪廓逐漸清晰。
  時至今日,有的學者已經成為歷史,大多數也熬白了頭。通過上百冊的研究著述,他們讓那段血腥的屠戮史板上釘釘,不容否認。
  張憲文:盼國家公祭成為人類共祭
  身後陳列著他所主編的72捲《南京大屠殺史料集》,手捧日前出版的南京大屠殺三部五捲公共讀物,南京大屠殺史研究所所長張憲文教授已進入耄耋之年,但說起南京大屠殺的歷史,仍思路清晰,滔滔不絕。
  “這都是日本軍國主義戰爭罪行的鐵證!”2000年,張憲文組織近110人的研究團隊,多次奔赴日本、美國、德國等8個國家和地區,搜集大量關於南京大屠殺史實的原始材料,耗時10年,成書4000餘萬字,這至今仍是關於南京大屠殺最翔實的記錄。
  60多年執著於近現代史的研究,張憲文稱,“還原歷史,只為開創未來。”
  “30萬同胞不僅是為國家民族做出了犧牲,更是人類歷史上值得警醒的一頁,這一重大歷史事件值得全人類去祭奠。”
  張憲文認為,把公祭日提高到國家的層面是對歷史負責任的表現。像南京大屠殺、猶太大屠殺等人類歷史上的重大事件,應當以國際公認的形式讓全世界人民共同祭奠。
  張連紅:歷史教給我們智慧 更是理性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逐漸去世,見證歷史的人會越來越少,這是一個不能改變的規律。”為了記錄活著的歷史,南京師範大學南京大屠殺研究中心主任張連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曾致力於大屠殺幸存者的走訪調查。
  “戰爭對幸存者的傷害,根本沒有辦法用語言去表述。要讓每一位幸存者去回憶痛苦的過去,站出來指證日軍的罪行並不容易。”
  多年研究和走訪幸存者的經歷,讓張連紅頗有感觸,“要尊重每一個人,才能去尊重這一件事。南京大屠殺不僅是國家記憶,還應變成世界記憶。”
  張連紅認為,對歷史的記憶,不能僅停留在情感層面。
  “歷史教給我們情感、智慧,更是理性。”
  經盛鴻:國家公祭日之後,身上的擔子更重了
  慰安婦,戰爭對她們帶來的傷害,不僅是身體,更烙在心靈。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授經盛鴻開始了長達十幾年的慰安婦問題研究,通過搜集資料,尋訪當年的見證人和受害者,他共查找到40多個慰安所遺址,這其中就包括利濟巷2號慰安所。
  2003年11月,81歲的朝鮮籍老人樸永心來到南京,現場指認利濟巷2號就是當年的“東雲慰安所”,引起世人關註,更讓經盛鴻感到作為學者,責任重大。
  國家公祭日將至,經盛鴻卻感到身上的擔子更加重了。“祈盼了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歷史容不得任何挑戰與質疑。今後,我也會更加潛心去做研究。”
  孫宅巍:生命不息,尋夢不止
  國際上對南京大屠殺事件的爭論,一個重大的問題,便是遇難者的人數。
  “人死就有屍體,有屍體就要掩埋,在處理和填埋屍體的過程中涉及到的人和物,就成了寶貴的研究資料,這都是證實30萬遇難者的寶貴線索。”
  現年74歲的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孫宅巍,一直埋首於點數屍體提供遇難人數。這一數,就是31年。
  “讓全世界都知道大屠殺的真相,是我多年來的一個夢。”孫宅巍說,“通過公祭告慰死者,警示後人,更是自己今後的研究也是一個極大的鼓舞。”
  老人說,生命不息,尋夢就不會停止。(完)  (原標題:南京大屠殺史研究學者:喚醒塵封記憶 祈盼和平永存)
創作者介紹

HO FAI

pawvljhc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