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輕軌女孩”和家人在那張照片背後的故事———
    從早上6點到晚上10點,夫妻倆日夜操勞,只為了給孩子換取更好的教育
    “我們苦點累點都沒啥,這一切都是為了孩子。”
    記者問女孩,“在外面寫作業,你沒有覺得不方便嗎?”
    “沒有啊,挺好的。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就行。”
  A03版
    新聞回放:吉林大路的輕軌站入口窗沿邊,總能看到一個小女孩專註於作業本上的加減乘除。有人好奇靠近,有人為她拍照,她也不為所動。小姑娘名叫曹紫祁,今年9歲,在附近小學讀3年級。女孩的父母在附近出了一個烤冷面攤。因為不敢一個人在家,小姑娘每天都在輕軌站旁寫作業。等到父母收攤,才跟著他們回家。
    小小的烤冷面攤, 承載著夫妻倆對9歲女兒未來的全部夢想。 生意雖小,卻從早到晚,整天忙碌。
    早上6點, 晚上10點, 夫妻倆用從日到夜的操勞與艱辛, 為女兒換取更好的教育,“苦點累點都沒啥,這一切都是為了孩子。 ”
  6點起床 周末休息的紫祁也跟著早早起床
    清晨,長春街頭紅葉飄落,透著寒意。6點,臨河街與吉林大路交會處南側,一處老式住宅樓的4樓,曹彥寶、範曉丹夫妻,又照例早起。因為是星期六,“平常去擺攤的中學,今天休息了,所以這是晚起來了點兒。”平時是凌晨5點起,因為要在6點前趕到附近一所高中的門前,開始一天的生意。然後,再將三輪車移動到吉林大路輕軌站附近,等著乘坐輕軌上班的乘客,來照顧他們的小生意。
    昨天是周六,小紫祁不用上學,但因為爸爸媽媽起床了,她也從床上爬起,媽媽幫她穿好衣服,給她梳了一個漂亮的丸子頭。小姑娘很快就活潑了起來。
    這個60平方米左右的住房,月租1300元,年交,範曉丹還記得,今年2月,當時手裡只有2萬元錢的夫妻倆,交完房租,又買了這輛二手三輪車,再添置上液化氣罐、鐵板等,全部的錢就都花光了。夫妻倆一星期沒出屋,硬挺過去後,才開始支起了這個小攤位。
    一室一廳的房子,客廳是卧室,夫妻倆住,一旁還擺滿了攤位所需要的各種原材料。牆角的冰箱,已經陳舊。“因為當時要做生意,得冷藏。就花了200元錢從收廢品的手裡買了一臺二手的,因為放的東西多,冷凍不太好用,那時候不少手抓餅都壞了。”夫妻倆挺心疼,總算又湊出了1000元錢,買到了市面上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冰櫃。
    雞柳、魚板、香腸,這些夫妻倆生怕會變質的“昂貴”食材,總算有了放心儲藏之處。
  前一晚 提前洗好菜、備好第二天的配料
    6點15分,曹彥寶開始拾掇出攤要帶的原材料,各種調料、醬都放在了一個紙箱里,包括砂糖、醋、油、燒烤料……然後,再將包裝好的手抓餅和冷面板放置在另一箱內,裡面還有前一天晚上範曉丹洗好的生菜、香菜,切碎的洋蔥。成箱的雞蛋也已準備好。
    做手抓餅和烤冷面,範曉丹是“自學成才”,好學的她能研究,燒烤料是自己配的,甜辣醬也是“二次加工”的,加入了她精心調製的辣椒油。
    6點半左右,夫妻倆抱著箱子走下樓,小紫祁過來幫忙,將原材料都放在三輪車上後,曹彥寶發動三輪車,向輕軌站駛去。範曉丹牽著小紫祁的手,母女步行跟隨。
    雖然步行只有幾分鐘路程,但這對於做著小生意的夫妻二人,也並不容易。幾天前,曹彥寶起早趕去經常擺攤的中學的路上,後車輪一下軋到了馬路牙子,三輪車突然翻倒。雞蛋打碎了不少,鐵板也飛了出去。他的腳被車軋了一下,現在還感覺有點疼。
  上午時光 媽媽去送餐 紫祁不放心非要陪著去
    清晨的輕軌站,人來人往。曹彥寶將三輪車停在附近,開始擺放原材料。這個線路的輕軌,6點零4分開始發往長春站北站,10分鐘左右經過吉林大路站,有想吃點早餐的乘客,會在輕軌站前買點食物。
    平日,這裡還會看見其他的烤冷面攤。昨早,雖然並未見到,但周圍卻緊挨著烤地瓜、蛋糕、蛋堡的。
    夫妻倆的手抓餅和烤冷面,自認在早晨時段不占優勢。提前做好會涼,現場製作有些食客又等不及。但畢竟這是一天中的重要銷售節點。曹彥寶用火機點燃了爐竈,鐵板開始加熱,把魚板和香腸放在鐵板上。
    7點左右,偶爾會有食客光顧。每當有食客來,曹彥寶都要重新打火,“總得關,為了省點氣兒。”8點左右,人漸漸多了,曹彥寶開始忙活,範曉丹也在一旁幫忙。這時,小紫祁就坐在附近欄桿上,腿不停擺動。趁父母有些閑暇時,小姑娘湊到媽媽身旁,“我想吃烤冷面了。”曹彥寶為孩子做了一碗烤冷面,這也是小姑娘的早餐。
    9點10分,有人訂餐,小紫祁跟隨著媽媽,一同前去送餐。她說,一個人去不行,她要陪著媽媽。“孩子不放心我。”範曉丹拉起女兒的手。
    有一位附近的中學生,買一份烤冷面後,又在攤位附近端詳了許久。感覺小紫祁可能沒有吃早餐,男孩到附近超市買來一大袋麵包,執意放到了攤位上,然後離開。
    曹彥寶說,最近兩天,有瞭解情況專門來這兒買烤冷面的食客。一位大哥,開著一輛價值不菲的私家車,專程來買了一份烤冷面,“他說,他以前從來不吃這些東西。”
    一位回頭客說,其實小攤位的食材成本也很高。曹彥寶邊指邊數著,番茄醬和沙拉醬都是品牌的,市面上賣一元錢的腸,加到烤冷面里做好,也收一元錢。利潤雖然不多,但能多吸引到食客,就是夫妻倆的願望。
    平時上午他們在輕軌站前最多待到9點,昨天,他們一直賣到10點。夫妻倆一算,一早上賣出了20多份手抓餅和5份烤冷面,“平時早晨也就能賣出10多份。”10點多,一家三口返回了家,將三輪車停在了樓下。因為有些材料不夠了,他們在小區旁的馬路邊,等送貨的車。
    幾個大箱子搬了下來,上面有兩箱有手抓餅的字樣,可是其他的紙箱子,有的竟印著“枸杞”。範曉丹解釋,“送貨的價格是一箱5塊錢。用稍大點的箱子,這樣能多裝點,省點錢。”送貨師傅和這一家挺熟悉,嘴裡直說這一家三口“不容易”。
    曹彥寶夫妻各自搬起紙箱,向樓上走去,小紫祁在一旁喊著:“手抓餅的我搬。”到家後,記者掂量一下這些箱子的分量,裝滿冷面板的箱子挺沉,足有幾十斤。曹彥寶說,習慣了。但從去年開始,擺上這個小攤位,對他來說,已經算輕鬆了。夫妻倆都來自德惠,結婚9年,曹彥寶為了照顧家裡,先出來打拼。去年在八里堡做沙場力工,“一袋沙子一百斤,運一層是一塊錢,每次都扛兩袋。”後來又去鎮賚運稻苗,一挑也有兩百斤,累得直咳嗽。
    範曉丹心疼,一直勸他,為了身體別乾這個了。直到今年,為了小紫祁上學,夫妻倆一同來到長春,支起了這個小攤位。
  到了下午 攤位從輕軌站又轉至附近小區
    下午,偶爾還會有電話打來,是附近小區要求送餐的。曹彥寶拎起手抓餅,步行向小區走去。雖然只有幾元錢的訂餐,但他一直送到了樓上。
    夫妻倆曾經製作過卡片,在附近小區發放,只要有人要求送餐,都要免費去送,離攤位遠的,就騎自行車送,“雖然只賣5塊錢。”
    也有訂一份手抓餅的,同時問,能不能到超市幫忙捎帶上10瓶啤酒,“這樣的也送過,這不是能留住這個顧客嗎?”
    昨日下午,小攤位又回到輕軌站前,但除了偶有幾個送餐的,前來購買的食客寥寥無幾。晚上,攤位又轉至附近小區門前。每一天,夫妻倆都要在這兒堅持到晚上10點。
  ■讀者愛心
  下周就去托管班寫作業啦
    有幾家托管學校都表示願意免費接收小紫祁。
    昨日下午,經過聯繫,小紫祁的媽媽選擇了距離很近的凱博教育。小紫祁不願意,她說,冬天她也要和媽媽在一起。
    媽媽勸她,去那兒沒有多遠,要不冬天會凍壞的。聽了媽媽的勸說後,孩子和她來到了這家培訓學校。
    學校校長助理康老師笑著介紹,學校晚上9點才會關門,所以小紫祁可以一直待到這之前。學校也有托管班,還有3個和紫祁同學年的孩子,也方便一同學習。
    媽媽覺得時間很合理,“這樣她放學後就能一直待到晚上,然後晚8點半我來把她接回家。”小紫祁沒有表示反對。康老師說,小紫祁從下周一開始,就可以每天到這裡來寫作業了。
  ■對話紫祁
  就喜歡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回家後,小紫祁開始收拾床下的抽屜,裡面全都是她的文具,擺滿了成排還沒有使用的筆。而牆角的柜子上,張貼著一張“榮譽證書”:“曹紫祁同學在2013—2014學年度第二學期學生數學書寫比賽中,成績優秀。特發此證,以資鼓勵。”
    柜子上方,擺著一輛自行車模型和“娃娃”儲錢罐,這是範曉丹撿回來的,她覺得玩具還很好。
    範曉丹說,自己小的時候家裡窮,一直沒有那麼多文具。還記得小學二年級時獲獎得了一支鋼筆,那支鋼筆一直用到了小學六年級。所以,即使條件並不富裕,她也不希望小紫祁的文具不夠用。孩子好好讀書,是她最大的希望。
    昨天一天,記者與紫祁進行了多次對話。但平時很活潑的小紫祁,和記者聊天時仍有些羞澀。其中的幾句回答,是這樣的:
    記者:怎麼只有數學獲獎證書,沒有語文的?
    小紫祁:那次書寫沒書寫好,不知道得寫進那個空里,沒寫上,以後得好好寫。
    記者:為什麼不願意去托管班?
    小紫祁:不願意,我就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記者:在外面寫作業,你有沒有覺得不方便?
    小紫祁:沒有啊,挺好的。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就行。
    記者:有沒有覺得爸爸媽媽為了你很辛苦啊?
    小紫祁:嗯(點頭)。
    媽媽說,孩子原來在德惠所在的村小,只剰6個班級了。她轉出來之前,班裡只有10多個學生,有的班級只有幾名學生。孩子在長春待了不到一年,但感覺進步很多,紫祁特別喜歡她的老師,性格也變得開朗了。
    所以,為了孩子能有更好的教育。夫妻倆雖然從早6點到晚10點,一直辛苦忙碌,但他們覺得“值”!
    本報記者 彭洪升
    《輕軌女孩藉著燈光寫作業》續
  (原標題:為了9歲女兒 落腳城市)
創作者介紹

HO FAI

pawvljhco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